第七百零六章重创交址军

    既然定下计策,自然是越快执行越好,雷厉风行的石斌当即下令派人趁夜色潜入城内与廉州守将见面,将计划告诉那守将。

    自从石斌率军来支援后廉州面临的压力大大减少,虽然仍旧是岌岌可危,但是城中军民不再那么绝望,不少的军民产生了必胜的信心,只因为领兵之人是石斌。

    一连几天交址军龟缩在大营之中,几乎没有压力的廉州守将见到石斌派来的人是打心底高兴,因为他知道廉州城必定能保住了。听了那使者送来的命令后,廉州守将更是大喜若狂。不住的表示感激并说会坚定执行石斌的命令,必定会让交址军全部钻进廉州这瓮中。

    知道廉州守将肯定会坚定执行命令,因为没人想困死在那廉州城中,即使交址军攻不下廉州也不会有人想过那朝不保夕的日子。所以石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安抚好那些从廉州城逃出来的宋军和百姓。

    两日后,廉州守将将城墙下的一个小狗洞挖成了能容一人爬行通过的通道,做了些遮掩继而就趁夜色带着麾下士卒和百姓从交址军兵力较少的那一门撤了出去。离开之前更将城内粮草焚烧得一干二净。

    看到城内冒出黑烟,石斌知道廉州守将开始执行命令,于是立刻派三万士卒接应撤出廉州的军队和百姓。

    见到石斌之后,廉州守将立刻行跪拜大礼并且大声说道:“末将周勋亮代廉州军民谢大帅救命之恩。”

    石斌非常惊讶周勋亮的跪拜行为,军中一般也就是单膝跪拜,而周旋亮却双膝跪拜,这可是大礼参拜了。于是立刻将周勋亮扶起来,并问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周将军何必如此?”

    “大帅,相信你一定知道钦州守军和百姓遭受的劫难。交址人凶残蛮横,他们不仅杀降还屠杀百姓。并非末将贪生怕死,但是也没人想死。如此多人受大帅活命之恩,末将见到大帅当然该大礼参拜。”周勋亮很认真的说道。

    “好吧,那我就愧领了。你将城内粮草都烧了吧?”

    “谨遵大帅将令,末将已经将粮草都烧了。总归只要是能吃的,末将要么就烧了要么就带出来了。反正如今的廉州城内绝无一粒米!”

    “好,做得不错。我要的那个通道呢?”

    “也挖好了,那通道原本就是西城门右边的一个小狗洞,如今末将已经将其挖成可供一人爬行而过的通道。两边的入口末将都已用稻草和石块掩饰好。不仔细检查绝对找不出来。”

    “如此便好,周将军,你已经连续战斗一个多月了,估计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快去休息休息,其余的事情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谈。”石斌笑道。

    有潜入的暗道、城中又无粮,石斌瓮中之鳖之计已经完成了一半,还有就是等城外交址军进入廉州。不过这事急不得,不能让交址军看出端倪,所以石斌暂时还只能等着。

    让石斌失望的是,交址军虽然装备不如宋军,但是军纪似乎不比石斌的军队差。即使廉州城门大开,也确认城中空无一人,没有陈国峻的命令他们仍旧只是坚守大营并未进城。

    一块这么大肥肉贪婪的鬣狗居然不

    吃,实在是让石斌等人大失所望。一下就过了两天,当然不能再这样空等下去,石斌立刻召集众人开会以求能尽快让眼前这六万交址军入瓮。

    很快,李超、谢强兵、王坚、向士璧和周勋亮都到了,石斌便问道:“你们说接下来该怎么办?交址军还真是令行禁止,一座空城摆在他们面前他们都不进去。看来也是怕成为瓮中之鳖,毕竟仔细思考以后还是能看得出来。”

    “大帅,这说明交址军士气已经下降,不敢再轻易行动了。”周勋亮说道,“大帅,在你来之前交址军猖狂得很,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断了陈国峻的海粮道他确实会要谨慎,而且如今陈国峻在钦州并不在廉州大营。”石斌笑道,“那些都是题外话,你们跟我说说看,要怎么样才能让这六万交址军进入廉州城?”

    “大帅,末将以为应该要让廉州大营之中的交址军感觉必须进城,否则就会不安全。”王坚说道。

    “必须进城?”石斌沉吟道,“想法倒是不错。”

    “王大人,怎么才能让那些交址军认为必须进城呢?这个似乎不容易。他们死守大营也能撑下去。”向士璧问道。

    “有道理,是得想个办法让那帮交址军不得不进城,要他们明知是坑也得跳。”李超附和道。

    “明知是坑也得跳?那可得是在城外无法保证安全,绝对要撤回钦州无望,坚守大营也没用。”谢强兵皱着眉头说道。

    谢强兵的话提醒了石斌,让他想到这个计划的漏洞:廉州大营里的交址军不仅可以进廉州城躲避,也可退至钦州与陈国峻会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