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凉的刀锋通过毛皮传递到感官上,狼人半蹲在地,动也不动一下。

    敏锐的直觉告诉他,面前的这个男人,真会杀了他。并且他已经证明有能力杀掉自己。

    易寒打量着刀刃下的狼人。回想前世,大灾变后的新世界,原来只存在于荧幕或者幻想中的各式各样的生物皆会冒出来。

    狼人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他们敏锐富有力量,嗜血却又狡猾,当然这是大灾变之前人们对于狼人的想象。新世界的狼人。

    郭峰慢慢举起自己的爪子,身体缓缓仰躺倒地,示意自己没有丝毫危险举动。他正面躺在地上,把脆弱的咽喉和柔软的腹部暴露出来,甚至刻意耸了耸腰,闭上眼睛,脸上露出……随你怎么样吧。

    只是他仰躺在地,导致耸动腰部的动作,显得骚气十足,不愧是新世界要命不要脸的狼人。一张狰狞的狼头硬生生摆成了一副犯贱二|逼的哈士奇。

    易寒收回刀,看他这副贱样,想起前世的一头狼人,一脚跺在他胯下。

    嗷呜——

    这声嚎叫全然失了方才叫人毛骨悚人,直刺人心的力量。是同等音量下的哀嚎。

    狼人捂住自己的重要部位,蜷缩一团,赤红的眼睛默默有泪流淌。

    身后的易竹快步走过来,惊奇的看着侧躺捂裆的狼人,道:“狼人沃里克?!”又道:“看来现在还不是你的版本啊。”

    锵的一声,唐刀回鞘。易寒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狼人可怜兮兮的望着他,“炮子……”

    听到狼人的回答,易竹撇着嘴,“你一个狼人取这么俗气的名字。九零后吧。”

    他忽地指着另一边横陈在地的几人说道:“你把他们都杀了?”

    狼人拼命的摇着脑袋,他可不希望让他们误会,尤其是背囊两侧挂双刀的那个男人。

    他的眼在交战时冷的便和那柄刀刃一样。急声道:“我就只给了他们一人一掌,他们就昏死过去了。您要不信的话,我去他们脸上撒泡尿,保管醒过来!”

    说着,狼人踉跄爬了起来,走到王志安几人身前,站了半响,不见动静。

    易竹道:“怎么了?他们死了?”

    狼人扭过头,一双狼眼,泪眼朦胧,“疼,尿不出来。”

    就这此时,一阵阵尖厉的啸声传进众人耳朵。其音凄厉,似夜半鬼哭,穿破耳膜,钻进脑海。让人浑身起一层鸡皮疙瘩。

    忽闻传来的声音,易竹道:“这声音是?”

    狼人的感觉要敏锐许多,一身铁灰色|狼毛,根根竖起,像只刺猬一样。

    在听到这远远传来的声音之时,易寒皱眉沉声道:“快走!往城外跑!”

    他望向声音响起的地方,废墟遮住他的视线。尽管如此,他仿佛能够看见那里,“尸潮来了!为什么会有尸潮?”

    他总算明白前世的岷城为什么会成为一座死城了。但是他又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在大灾变初始岷城会发生尸潮!

    按理来讲,现在所有城市死去的人除了极少部分游荡在城市里,其余大都被掩埋在地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在五年后爆发大规模的尸潮。现在岷城出现的尸潮到底是什么鬼!

    声音越来越近,空气中甚至都可闻见一股腐朽的味道。

    躺在地上装死的王志安和他的狐朋狗友,屁股着火一样,窜了起来。一众人拔腿往城外跑去,易寒抽出双刀殿后。

    阴尸从道路两旁的废墟后面扑出来,青色可怖的脸,张嘴嘶吼。

    易寒双刀在手,前世在联军学的剑术被他统统融进刀中。

    盯着扑来的阴尸,忽地使出三连式。刀锋划破空气,刚猛的刀法下,噗噗几声,飞起数颗脑袋,血冲如柱。

    易寒的母亲回头看去,只见他在尸群里,两把刀上下翻飞,招招毙命,活像一个杀神。

    即使如此,她仍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似乎被人拿绳子吊着,喘不过气,紧张和担忧时时刻刻萦绕在心。

    啊——

    一道急促的尖啸在众人耳边炸响,比刚刚一阵阵的声音凄厉十倍之多!盘旋在耳边,久久不散!

    易寒右手刀洞穿背后的阴尸头颅,他的身体以一种诡异的扭曲程度翻转。三连式也变成了六连式。乍听这道声音,他的神情愈加严肃,心底甚至隐隐产生悔意,似乎不该再进这座城市。

    远方一道黑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